<var id="p7qqw"><option id="p7qqw"></option></var>

<delect id="p7qqw"><legend id="p7qqw"></legend></delect>

<var id="p7qqw"><option id="p7qqw"></option></var><p id="p7qqw"><div id="p7qqw"></div></p>

<var id="p7qqw"><option id="p7qqw"><dfn id="p7qqw"></dfn></option></var>

<p id="p7qqw"><div id="p7qqw"></div></p>
<samp id="p7qqw"><option id="p7qqw"></option></samp>

關于基層尤其是縣級國有企業審計的思考

時間:2021-12-17   瀏覽量:


當前,隨著“國企改革三年行動”的深入推進,各級國有企業在完善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推進國有經濟布局優化和結構調整、積極穩妥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健全市場化運營機制等方面深入推進,不斷取得優異成績。審計機關作為作為政策落實督察員,在推進國有企業改革,提升國有資本控制力和影響力,促進國有資產保值增值,有效防止國有資產流失等方面責無旁貸。筆者結合工作實際,就基層尤其是縣級國有企業審計工作作出以下幾個粗淺的思考。

一、基層國有企業主要有哪些類型

如果我們通過“天眼查”等相關工具以某地國資部門的出資脈絡去查詢當地國有企業整體架構的話,會發現一個錯綜復雜的關系圖,但如果我們在此基礎上進行細致分析的話,可以將基層國有企業大致歸為以下幾類。

第一類是以提供公共服務為主的公益性企業。這類企業以社會效益為主,適當兼顧經濟效益,具體從事水氣暖供應、污水處理、糧食儲備、新聞傳媒、城市公共交通以及提供其他公共產品和服務。這類企業大都具有實體經營業務可以獨立經營,同時由于資產規模較大,受社會關注度高,接受各類監督檢查的頻率也較高,因此其管理架構一般較為完善、財務及業務水平相對較高,審計阻力也相對較小。但正由于這類企業在基層屬于香餑餑,類似違規進人、機構臃腫、人浮于事等現象較為嚴重,捉襟見肘的地方財政克扣補貼資金的現象也時有發生,同時由于其實有資產規模較大也易成為地方融資貸款抵押工具,存在威脅公共利益的風險隱患。

第二類是以壟斷經營砂石等自然資源為主的盈利性企業。這類企業受惠于近年來礦山整治以及河道采砂石的控制引起的砂石骨料價格一漲再漲,盈利能力非常強,甚至已經成為某些地方財政的“現金牛”企業。主要問題是可能會存在因利益驅動過度開采的現象。

第三類是以融資為主的各類融資平臺。這類企業大都在地方政府財力不足與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矛盾下應運而生,往往由幾個大型平臺公司及其派生的大量一二三級子公司構成。多年來,在服務地方政府宏觀調控,承擔重要戰略任務,重大專項任務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同時也是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匯集地。近年來,隨著國家金融風險防控各類政策的限制尤其是今年“銀行保險15號文”出臺以后,其融資渠道進一步收窄,生存空間受到嚴重擠壓,已呈江河日下之勢。這類企業在國家針對地方政府隱性債務要“打消財政兜底幻覺”的嚴格限制下,其風險隱患可能會逐步顯現。審計過程中應重點關注其償債能力、存量貸款去向及在建項目因資金流斷裂而導致爛尾可能性等方面。

第四類是因改革發展等歷史原因遺留下來的守攤型企業。這類企業主要集中在原“商糧供物”等經歷過重大改革的領域。相關企業主要以出租遺留資產,接受政府補貼等方式生存。由于實體經營業務較少且常隱于各“老舊”部門之下長期缺乏監管,職工消沉無積極性且各類矛盾重重,企業資產閑置減值嚴重,部分資產甚至長期有個人或小集體占有使用,審計過程中遇到的挑戰相對較大。

還有就是除上述以外的其他企業,包含各類競爭性企業,涉及建設、房產、物業、教育等五花八門的各個領域。但這類企業在基層尤其是縣級國企中體量和比重都相對較小,且都是以各類大型國企下級子公司的形式出現,也常成為監管盲區,易成為某些單位或個人的“自留地”。

二、基層國有企業審計需要關注哪些問題

針對不同類型的國有企業,我們在審計過程中需要關注的側重點也會不同,本文僅提供一些通用型的建議以供參考。

1.關注國企改革目標任務的完成情況。在國家“國企改革三年行動”的政策指引下,各地都多多少少出臺了具體的改革實施方案,對改革的目標、具體措施、時間安排等都會有較為詳細的要求。審計過程中我們可以直接將實施方案的具體要求與實際情況對照檢查,對不徹底、不及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等各類問題匯總形成審計成果。

2.關注國資部門監管責任履行情況。這里我們主要按照《企業國有資產監督管理暫行條例》的要求及國家“國企改革三年行動”中“加快形成以管資本為主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的精神,重點關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企業國有資產出資人職責是否完全從政府部門及其他機構剝離,地方國資部門是否不再行使政府的社會公共管理職能,真正把監管重點聚焦到管好資本布局、規范資本運作、提高資本回報、維護資本安全上來。二是地方國資部門是否真正支持企業自主經營行為,是否存在干預企業生產經營活動。三是地方國資部門是否建立適應現代企業制度要求的企業負責人選用機制和激勵約束機制,同時重點關注是否存在只有激勵沒有約束或者只有約束沒有激勵的極端現象。四是地方國資部門是否建立企業負責人業績考核制度、合理的分類薪酬辦法及剛性退出機制,是否與其任命的企業負責人簽訂業績合同,并根據業績合同對其進行年度考核和任其考核。五是地方國資部門是否真正負責起企業國有資產的產權界定、產權登記、資產評估監管、清產核資、資產統計、綜合評價等基礎管理工作,是否能全面掌握當地國有企業數量、財務狀況及經營成果。六是地方國資部門是否建立起重大事項報告制度,對其所出資企業的重大投融資規劃、發展戰略和規劃等切實履行出資人職責。七是地方國資部門是否對所出資企業財務進行監督,建立和完善國有資產保值增值指標體系,維護國有資產出資人權益。八是地方國資部門是否履行好監管責任,把好企業設立“入口”監管、抓好日常監管、規范企業退出“出口”監管,實施所屬企業全程監管。

3.關注企業內部管理情況。一是要關注企業是否按照國企改革的要求建立權責明確的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能否確保黨委把方向、管大局、抓落實,董事定戰略、做決策、防風險,經理某經營、抓落實、強管理。二是查看內部控制制度的建立完善及執行情況。重點關注企業是否制定切實可行、合法合規的現代企業內部管理制度。是否存在只定制度不落實現象。是否嚴格按照內控制度的要求做好資金預算管理及項目計劃管理等。同時重點關注企業是否針對三公支出制定合理的約束性指標,避免類似“餐桌上的腐敗”滋生蔓延。三是關注企業是否按要求建立內部審計制度,并切實保證內部審計獨立性。四是關注企業職工管理使用情況。單位職工是否實行總量控制、結構搭配,是否落實公開招聘,是否存在常年離崗工資照拿現象,是否存在專業能力與所擔任職務極不匹配現象,是否存在與原所屬部門脫鉤不徹底導致相關人員仍與原所屬部門混編混崗現象。同時關注經理層成員是否實行任期制和契約化管理,能否在競聘選聘、末等調整和不勝任退出上見行動。

4.關注企業投融資及經營風險情況。基層國有企業尤其是縣級以融資為主業相關企業在財務規范化程度上相對較差,企業財務報表往往難以反映其真實情況。在審計過程中,我們應首先對其截止期的最末級科目余額表進行全面細致分析,真實掌握公司財務情況。一是要理清涉及對外投資的各資產類科目余額構成情況。重點包括長期股權投資、交易性金融資產、可供出售金融資產及隱蔽于“其他”類資產科目下的各類金融資產。對各類投資要以簽訂的出資合同、入股協議等為單位逐筆分析。查看是否約定期限、規定利率,企業是否按時獲取收益。重點關注所投資本金本身是通過融資取得,資金投出以后多年無收益或收益低于資金成本現象。關注一些約定固定股利的對外投資,這些投資往往是明股實債,我們可以通過“天眼查”等工具查看各參股企業及相關擔保公司等的經營狀況,對相關企業全部或部分為無實際經營業務的皮包公司現象要引起高度重視。同時重點關注一些通過股權收購的方式獲取土地、房產的事項,有的房產可能為爛尾項目,有的土地可能長期閑置未用存在被國土部門征收土地閑置費甚至無償收回的風險。二是要理清各往來款項目。關注是否存在在往來款中列收列支,個人欠款長期未歸還,拖欠中小企業款項等現象。重點關注大額長期借款或短期借款多年不斷展期現象。基層尤其是縣級國有企業自有資金相對較少,存量資金絕大部分為融資取得,這些大額的對外借款資金來源往往存在較高的資金成本。我們審計過程中要重點查看對外借款是否嚴格落實審批及合同管理制度,要在考慮資金時間價值的前提下對資金成本及收益的現值或終值進行對比分析,量化投資風險。三是要充分利用數據模型做好財務分析,重點做好營運能力跟償債能力分析,尤其是“銀行保險15號文”出臺以后,地方國企貸款收緊,歷史負債的償債壓力將會逐步顯現,不做好提示工作可能會給當地帶來不可估量的金融風險。

5.關注企業工程建設情況。基層尤其是縣級國有企業中從事水電暖等公共事業的企業因自身經營特點,建設項目本身就相對較多。同時,地方成立融資平臺公司的初衷也多是為了解決基礎設施建設的資金壓力。由于國企投資的工程建設項目資金支出一般較大,各環節跑冒滴漏現象也屢見不鮮,我們在審計過程中應對此重點關注。首先,要審查項目研究決策階段的合理合規性,查看規模以上項目是否經國資部門審批,重點項目是否符合當地社會利益,可行性研究是否經專業評估,項目實施是否進行“三重一大”討論等。其次,由于國有企業建設項目不受《政府采購法》約束,我們要以當地國資部門的相關規定、企業自身的內部控制管理要求和《招投標法》及其相關規定為抓手,關注是否存在違規發包、肢解項目規避招標、符合要求的項目不進公共資源交易大廳公開招標、發包人與投標人串標等等一系列招投標領域的違法違規問題。畢竟,即便在工程建設過程中不存在高估冒算現象,僅項目本身的合理利潤就是一塊很大的“肥肉”,必然引起各利益集團插手。再次,我們在對國有企業的建設項目進行審計時應尤為重點關注其項目的預算控制情況。政府投資項目一般需要發改或財政部門編制概預算并編制招標控制價,其合理性相對能夠得到一定保證。但基層尤其是縣級國有企業實施建設項目過程中往往以企業獨立性為借口,自主編制概預算并編制招標控制價,其招標控制價往往高于甚至遠遠超出市場平均水平。在現階段招投標工作無法保證公平、公正的現實背景下,虛高的招標控制價將導致非常大的國有資產流失風險,因此需要我們在審計過程中高度重視。筆者個人認為,基層尤其是縣級國有企業的項目建設投資,不論其前期資金從何而來,最后都會由當地政府兜底,從財政預算資金中解決,理應受《政府投資條例》及各地以此制定的各類政府投資管理辦法的約束。最后,要關注建設項目造價管理情況。包括建設期利息資本化合理性,工程量變更合理性,材料價格變化調整合理性,隱蔽工程工程量驗收真實性及工程預付款、進度款、最終結算款支付合理性。

6.關注企業涉及民生事項合規性。國有企業本身作為社會主義共有制的重要組成部分,承擔著不可推卸的社會責任。我們在審計過程中對其涉及的民生事項應重點關注。比如自來水及天然氣企業的安全管理,糧食儲備企業的糧食安全及各類企業在進行工程建設過程中涉及的征地拆遷補償事項。對于我們比較專業的資金領域,比如征地拆遷過程中發生的青苗補償、安置補償、地上附著物補償要延伸調查其到位情況,同時關注失地農民保險等是否落實到個人。

三、基層國有企業審計工作該如何做好

基層尤其是縣級審計機關在進行國有企業審計過程中可能會面臨一些問題。個人認為主要包含兩個方面,一是專業人員相對欠缺,長期從事機關事業單位審計的工作人員可能一時難以適應相對復雜的國有企業審計業務。二是由于基層尤其是縣級國有企業在服務當地經濟發展過程中由于五花八門的原因往往積弊較多,審計往往被污以“捅婁子”、“找岔子”,工作推進起來相對較難。筆者結合工作實際,對此提供幾個淺陋建議。

1.審計人員應加強學習以適應日漸復雜的審計業務。在互聯網時代,我們不缺乏獲取知識的途徑,但如何從紛繁蕪雜的知識海洋中汲取真正有益于我們工作的營養成分仍然需要一定的方法和策略。個人認為,如果我們每次只是在遇到問題的時候再到網上尋找應對措施,應付簡單的問題還好,一旦上了難度,觸及到自己的知識盲區,免不了邯鄲學步以致留人笑柄甚至形成審計風險的結局。這時候結構化、系統性、權威性的各類職業資格、專業水平考試的內容就非常適合我們學習。

2.堅持以結果為導向的審計方法。基層尤其是縣級國有企業財務往往較為單一,對審計人員的考驗相對較小。審計過程中切勿埋頭糾結于陌生的科目跟錯綜復雜的記賬形式。畢竟很多基層國企賬務處理混亂,甚至會出現連其主管會計都難以捋順的情況。因此,我們在審計中要學會抓大放小,選擇性的忽略一些過程性要素,始終牢牢抓住資金出入流這條主線,抽絲剝繭,在資金源頭跟終點上找問題。要擅于運用邏輯清晰的表格匯總表現問題,擅于運用談話技巧從關鍵人員那里獲取問題線索,擅于運用外調手段從客觀主體的角度充分印證審計疑點。

3.切實做好審計宣傳引導工作。我們審計的目的從來不是“找茬子”、“捅婁子”,而是服務宏觀,促進發展,維護國家財政經濟秩序,保障國民經濟和社會健康發展。在基層尤其是縣級國有企業審計過程中,可能會遇到被審計單位不理解、推諉應付甚至動不動拿地方發展大局當擋箭牌的情形。此時,既需要我們切實維護有法律保障的審計權威性,也需要我們正確做好宣傳引導工作。突出表明國家審計對風險預判性和提示性的作用,讓地方領導與被審計單位意識到審計對企業進一步健康發展的積極促進作用。同時堅持“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則,切實做到“邊審邊改,立行立改,即知即改”。

4.要善于靈活運用審計成果。對于審計過程中發現的具有普遍性、重大社會影響性的實質性問題或體制機制障礙梗阻,要及時形成審計專報,告知當地領導。專報中要詳細介紹事項背景,理清來龍去脈,將現實情況與規范化要求做對比,對既成事實與或有性風險做分析,以便更好地為頂層形成科學的決策部署建言獻策。

隨著新修訂《審計法》的出臺,國家審計在社會發展中的地位得到進一步提升,在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過程中也發揮著越來越巨大的作用。在“國企改革”的時代浪潮下,我們更應該主動作為,積極施措,發揚“釘釘子”精神和“亮劍”精神,從而不負黨和人民的深切期望,為我國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添磚加瓦。(肥城市審計局 賈緒鑫)



當前頁面地址:


分享: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国产日产欧美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