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7qqw"><option id="p7qqw"></option></var>

<delect id="p7qqw"><legend id="p7qqw"></legend></delect>

<var id="p7qqw"><option id="p7qqw"></option></var><p id="p7qqw"><div id="p7qqw"></div></p>

<var id="p7qqw"><option id="p7qqw"><dfn id="p7qqw"></dfn></option></var>

<p id="p7qqw"><div id="p7qqw"></div></p>
<samp id="p7qqw"><option id="p7qqw"></option></samp>

(案例故事)消失的6號樓

2020-10-22

案例故事

消失的6號樓

 

被告人高兵,利用張燊、楊士武審核住房公積金貸款的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伙同梁淼、楊士武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構成受賄罪,判處被告人高有期徒刑年,并處罰金十萬元被告人……”

莊嚴的法庭,國徽高懸,法官宣判完畢,正義的法槌落下,至此,一樁國家工作人員相互勾結,采取欺詐行為騙取住房公積金貸款的窩案宣告終結,4名涉案人員聽到判決結果后,額頭上的汗珠滾滾流下,此時,從罪犯到旁聽席上的人員,意識到了法律的威嚴,也領教了審計的威力。

新年“第一單”

2018年春節剛過,鞭炮的硝煙味道還未散盡,春節假期結束后的上班第一天,汶山市審計局金融審計科科長劉剛就被局長李進請進了辦公室。

“小劉啊,今年咱們局的審計計劃已經確定了,雖然還沒開會布置,但是有幾個重點項目我想盡快啟動,免得被動”。李進是轉業軍人出身,說話開門見山,直來直去。

“李局長,是不是有難啃的骨頭?”劉剛盯著局長的眼睛,想猜一下結果。

“哈哈,好吧,大過年的,不跟你繞彎子了,今年的經濟責任審計項目比較多,任務很重,有幾個項目專業性比較強,其中包括市住房公積金中心主任的經濟責任審計項目,我看這個項目就交給你們科來干吧。”

“太好了局長,正好對我們的胃口,新年“第一單”非我們莫屬了!”

聽了局長的安排,劉剛有些小興奮。他深知,住房公積金業務信息化程度高,公積金的歸集、提取、公積金貸款的發放等實現了信息的自動化處理,尤其是公積金貸款的發放更是實現了與承貸銀行的無縫鏈接。局領導將住房公積金的審計任務交給他們,正是看中金融審計科對貸款等金融業和對大數據審計的業務比較熟練,能夠成功接下新年第一個任務,也說明領導對金融審計科的業務能力是信得過的

從局長辦公室領命回來,剛進辦公室,劉剛從包里拿出幾小包茉莉花茶,隨手扔給李睿王芳。

來,美女帥哥,嘗嘗你嫂子從娘家順回來的好茶”。

得了吧,劉大科長,又有大活兒了吧”,王芳調皮地說。

“還是你懂我”,劉剛狡黠地一笑,“剛才局長對我們委以重任,市住房公積金中心主任的經濟責任審計讓科來干,我當審計組長,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現在咱們抓緊研究一下怎么干。”

開水沖進茶杯,茉莉花茶的香氣瞬間在辦公室飄散開來。李睿和王芳聚攏在劉剛辦公桌前,你一言我一語地開起了座談會。

露出馬腳

座談會開得很順利,年輕人思路活躍的優勢得到充分體現。在審計重點上,三個人的意見高度一致如果有問題,肯定集中在公積金貸款發放環節由于公積金貸款利率相比其他商業貸款利率低,部分不符合公積金貸款條件的人員會鉆空子找門道,尋求低利率貸款,從而損害其他繳存公積金人員的利益。

“根據公積金貸款需要提供的購房合同、契稅完稅憑證、交款收據等基礎資料,信息化程度比較好并便于我們直接使用的就是購買合同和契稅完稅憑證,大家可以多從這兩方面考慮一下如何比對有著多年金融審計經驗的劉剛胸有成竹。

“是啊,我們局正在進行的地稅征管審計提取了稅務的數據,可以比對一下是否一致,我馬上去篩。”李睿的屁股已經離開了椅子,馬上準備彈射出去。

 “等等,關鍵是我們沒有房產數據啊,房產數據是涉密數據,由于保密工作的具體要求,所以我們是無法取得的。王芳無可奈何的說。

“如果暫時無法取得,就利用他們系統自身提供的購房合同數據先進行自連接查詢,用自身數據驗證自身數據的真實性吧。”李睿又坐了下來。

“具體怎么查呢?”王芳很有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學習勁頭,緊跟著問道。

“比方說把他的購房合同號分組統計一下出現次數,正常的公積金購房貸款,一個合同號只能對應一筆貸款呀,如果出現一對多的情況就是疑點了。”劉剛詳細的說了一下審計思路。

“劉科,你看一下這些疑點,我用公積金貸款的契稅完稅憑證號與稅務系統的契稅完稅憑證號作的連接,發現這些同樣的契稅號,但是繳款人卻不一樣呢,這些不一致貸款的是舊關縣住房公積金管理部辦理的。李睿興致沖沖的說。

這是疑點,先排除一下是不是錄入的手誤啊,然后地稅溝通一下,取得完稅憑證,公積金這邊可以調閱貸款檔案來進一步核查。

“好的,我馬上去辦。”李做事就是干凈利落,疾步走出了辦公室。

已經是周五了,下班的時間早過了,金融審計科辦公室依然是燈火通明零星的鞭炮聲或遠或近,朵朵煙花不時升上夜空

王芳悶頭敲擊著鍵盤,“劉科,你來看一下我的語句是不是有什么錯誤啊,怎么篩出了這樣的情況呢?同樣的購房合同號竟然用于貸了4次款!”

“是么?有這種事么?一房多貸?”劉剛憑借多年金融審計經驗敏感的說道“沒錯,語句沒問題,正常情況下是不會出現這種不合理的現象的,整理一下,把辦理檔案全部調過來,好巧啊,竟然也是舊關縣公積金管理部辦理的,這個舊關縣管理部的工作怎么會這么特別啊。劉剛不禁陷入了沉思中。

檔案調閱的緩慢大大超出了審計組的意料,整整一個星期了,同期調取的其他縣市區的疑點檔案早已送到,但唯獨舊關縣管理部的檔案遲遲未到,配合這次審計的聯絡人市公積金中心的小也是一頭霧水,電話催促了多次,但是回復說管這些檔案的梁淼恰好請病假了,別人拿不出來。

審計組敏感的意識到舊關縣管理部可能存在問題,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慣,就是越不想讓審計組看到的東西就越有問題,劉剛直接給舊關縣管理部的負責人潘某施加壓力,主任,配合審計是您法定的義務,您或者您的下屬拒絕或者拖延提供資料,我們將依法采取必要措施。

“別著急,我馬上再催促催促,如果實在無法上班,我就讓別的同志去拿鑰匙,務必給審計組提供。”潘主任態度明確,也是心急火燎的說道。

“奇怪了,以前梁淼的上班很及時的,很少請假,這次是怎么回事呢。潘主任自言自語的嘟囔著。

在審計組的窮追不舍的索要壓力下,幾十份貸款檔案終于出現在金融審計科的桌臺上。

  審查貸款檔案對金融審計科來說是再尋常不過的了,但是這次是公積金貸款,因此審計組結合汶山市公積金貸款管理辦法的要求,將是否符合公積金貸款條件作為核查要點。

審計組立刻埋首投入對幾十份的檔案審查中。   

檔案核查了很久,李睿神情有些疲憊,他定了定神,信心滿滿地說:“劉科,你看一下這個舊關縣二中教師許紅的貸款,就是契稅完稅證明上的納稅人與稅務機關登記的不一致的疑點,這個人是201710月,由舊關縣管理部取得公積金二手房抵押貸款18萬元。其貸款時提供的契稅完稅證明、不動產銷售發票都是套用別人的,這個契稅完稅證明系套用20175月蘇玲購房的契稅完稅證明,不動產銷售發票系套用201511月趙少峰的購房發票。她的購房合同雖然還沒核查,但是我認為也是虛假的可能性很大。”

“很好,說明我們的疑點篩查準確,只是作為一個教師,為人師表,怎么能造這么多假呢?”劉剛不禁感嘆道。

“教師?我這里有幾個教師的貸款資料也很是奇葩呢!”聽到教師,年輕的小王也是抑制不住的說道,“劉科,你看這四個舊關縣南溝鎮中學教師的公積金貸款檔案,有好多共同點啊,太不合理了,你看高建張平李全王強四個人還都是買的汶山市富豪置業開發的水岸新居6號樓的602號的一手房,只是購買時間上相差幾個月,看購房合同都是與富豪置業公司簽的房管備案的正式合同,繳款收據也都是富豪置業公司開具的,單獨看哪個檔案都沒問題,但一相互比較就漏洞百出了,而且這么多的相似之處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了!

 “是啊,太不正常了。”劉剛陷入了沉思,“但這些不正常的地方肯定有不正常的原因,我們仔細分析一下,是不是有以下幾種可能呢?”劉剛劉不緊不慢的向李睿王芳說道。

“一種可能是公積金貸款人員編造購房合同、購房發票來騙取公積金貸款,公積金中心人員沒有能審核出來,這是一種可能;另一種可能是房地產開發商為了盡快回籠資金,尋找關系人并提供虛假的購房合同,在未實際出售房屋的情況下,取得公積金貸款,但目前看因為貸款金額沒有到達必須進行受托支付的條件,所以貸款資金都是直接支付給了貸款人,貸款人會不會將貸款再轉給開發商也是未知數呀?!”劉剛一口氣說了兩種可能性。

  李睿興奮的說道:“對,很可能是這兩種可能,尤其是第二種可能,我們在審某銀行的按揭貸款時,曾經發現過房地產商搞的虛假按揭貸款的伎倆,就是這種方式,該不會又把手伸到公積金貸款了吧?”

  “該不會有其他可能了吧?”王芳自言自語的說道。

“其他可能?”劉剛站起身來,不禁打了個冷戰,“哎,還有一種可能也是最大的一種可能性,就是公積金貸款管理人員在造假,畢竟他們是長期審核公積金貸款資料的,設想這么多普通的貸款人員想要編制出這么多虛假貸款資料,而且還要經過公積金管理人員的審核,這是多么困難的事啊。但是如果是公積金管理人員自己來做這個事,是不是就容易多了?審核就更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事情。這也是符合為什么會出現如此大量虛假資料的現狀的。但這也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情況。”

李睿王芳楞在了那里,畢竟他們在銀行審計中也是見慣了銀行內部人員與企業人員聯手騙取銀行貸款的事情。

“那么,下一步我們該怎么走?”李睿回過神來,恢復了干練的工作狀態。

“我看,這個舊關我們是有必要走一趟了。我馬上和局領導匯報目前的情況,不出意外的話,我們明天動身去舊關,逐一排除疑點,從外圍查起,先去房管局、開發公司,再去學校、公積金管理部。”對于發現的問題,劉剛總是事不過夜,當天的事情總要第一時間有處理方案。

與局領導的溝通匯報非常順利,局領導高度認可審計組的工作,同意審計組下一步的工作方案,并要求審計組盡快赴舊關查清事實。

消失的6號樓

汶山市下轄的舊關縣人口七十多萬,是全國百強縣,鐵礦儲量豐富。

當審計組一行來到舊關縣,暮色已降臨,天空正淅淅瀝瀝飄著春雨,一滴滴雨水打在臉上,讓人感到絲絲涼意。

一夜風雨在黎明前漸漸停歇,清晨的陽光喚醒了北方小城的生機,清新的空氣也讓人頓覺清爽許多。街道上綠樹散發著馥郁的清香,絲絲潛入空氣中,讓人陶醉。審計組一行3人第一站來到舊關縣房管局。

當審計組拿出貸款資料中的貸款合同、網簽備案等資料與房管局存檔資料比對時,房管局工作人員一臉驚訝,“這種合同模板是幾年前的了,現在早就不用了,這些網簽合同備案號對應的購房人也和您提供的不一致啊。”工作人員詫異的說道。

“不一致沒有關系,您就把您查詢到的資料提供給我們就行。”劉剛李睿相視一笑,仿佛早就知道結果,胸有成竹地說道。

房管局的檔案資料驗證了貸款購房合同等資料的虛假性,這在審計組的意料之中,取得了證據之后,審計組馬不停蹄的趕往房地產公司。

近年來房地產市場的持續火爆也是令舊關縣出現了一房難求的局面,富豪置業開發公司在當地小有名氣,陸續開發了不少樓盤,到售樓處看房的人絡繹不絕。

接待審計組的是開發公司的財務副總方洪,他對審計組的突然來訪有些猝不及防,客氣的說道:“歡迎審計組來指導工作,我們這幾年的樓盤銷售情況一般,可是該繳的稅我們一份錢都不少啊。”

劉剛略過寒暄,開門見山地說:方總,您誤會了,我們這次來不是檢查您的稅收,我們正在進行公積金中心主任的經濟責任審計,由我和李睿王芳負責公積金貸款項目的抽查,我們這次來訪的目的就是要查閱一下咱們公司開發的水岸新居6號樓的銷售情況和售樓款的繳納情況。”

“哦,是這樣啊,水岸新居是我們開發的項目,目前尚未竣工,但已取得預售許可證了。具體的銷售明細賬目上都有,您可以查,絕對沒有漏稅。”雖然說明了來意,但方洪還是糾結在稅費上。

劉剛不再和他解釋,轉頭對李睿說:“小李,你留在財務辦公室先查一下銷售臺賬和繳款記錄,與我們的貸款資料比對一下,同時注意一下資金來源和流向,核查一下公積金貸款的購房人是否使用了公積金貸款進行了繳款,我和王芳去實地看一下這些樓盤。

“好的,沒問題。”李睿痛快的回答。

方洪的帶領下,劉剛王芳來到了水岸新居的工地現場,方洪漸漸的從緊張氣氛中緩和下來:“劉科,我們這個項目是我們公司的重點項目,項目地處舊關縣翡翠湖周邊,我們著力打造精品,以大戶型為主,所以僅開發4幢樓,每幢樓2個單元、六層,共24戶。”

“哦,是這樣啊,那有沒有買了房,繳了款,又退房的情況呢?”劉剛緩緩的問道。

“沒有過,說實話這房子搶都搶不上呢,房價漲的那么高,誰那么傻這時候賣呀。”方洪信誓旦旦地說。

“那請您帶我們到6號樓看看吧。”劉剛提出了貸款檔案中出現的樓號。

“幾號樓?”方洪好像沒聽清楚。

6號樓。王芳跟著回答道。

6號樓?我們這里沒有6號樓啊?!方洪蒙了,滿頭霧水地說道。

 “您確定沒有?規劃上就沒有么?”劉剛略感意外,還是追問了一句。

“我肯定是沒有這個6號樓的,規劃上就沒有,水岸新居項目不是大項目,土地面積不大,但因為位置好,拍地時我們花了不少錢,我們的設計理念就是大戶型、精裝修,面向社會精英層次銷售,所以房子不是很多,僅有4幢樓,編號分別是1號、2號、3號、4號,哪會有6號樓呢?”對于自己公司的項目,方洪還是比較了解的,如數家珍的向審計組介紹到。

劉剛猛然間意識到了什么,悄聲對王芳說:“看來我們分析的第二種可能性也不存在了,小李那邊應該能印證虛假資料和富豪公司沒有必然關系,我們回去看看小李的情況吧。

劉剛王芳疾步回到富豪公司財務辦公室,李睿已經核查完了所有的資料,“劉科,從銷售臺賬上看沒有找到向這些貸款人員進行銷售的記錄,貸款檔案中的房款收據復印件資料雖然加蓋有富豪公司的財務章,但是從日期上看與富豪公司實際使用的收據明顯不一致,據富豪公司財務人員反映加蓋的財務章與公司實際使用的也存在差異;另外從公司的銀行入賬記錄上也沒有發現這些貸款人員取得貸款后向富豪公司轉款的情況。李睿一股腦的把發現的情況向劉剛進行了匯報。

與預想的情況巨大差異,還是令劉剛感到有些吃驚,定了定神后,對方洪說道:“感謝你的配合,我們需要了解的情況已經都清楚了,這樣我們復印一下您的部分資料后就告辭了。”

離開富豪公司后,車外忽然下起了小雨,這個時候的小雨并不多見,望著雨滴肆虐的拍打著車窗,劉剛不禁感嘆著:水岸新居6號樓莫名奇妙的消失了,他原本也只是存在于貸款檔案里!?我們的對手好囂張啊,無中生有,移花接木各種手段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是啊,劉科,我是第一次遇見虛假到這種程度的事情,究竟是誰做的呢?又是為什么這樣做呢?”王芳不解的嘟噥著。

“這二十來份教師的貸款檔案大部分都是南溝鎮中學的,太多的巧合就不再是巧合了,而是人為刻意的安排了,看來我們需要去會一會我們的人民教師們了。劉剛望向車外隨風搖擺的樹枝,若有所思地說道。

撥開迷霧

南溝鎮是舊關縣一個比較不太富裕的鄉鎮,附近十幾個村莊的學生都集中在鎮中學上學,鎮中學離鎮政府并不遠。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審計組驅車前往南溝鎮中學,臨近學校,遠遠地聽到學校操場傳來了《運動員進行曲》,原來正趕上學校開春季運動會。

接待審計組的是學校的趙校長,審計組向趙校長簡要說明了來意,并向趙校長出示了需要約談的教師名單。因為需要約談的人員較多,所以審計組為了不耽誤教師的正常工作,先從沒有在崗工作的教師開始談起。

第一個走進談話室的是高建,高老師30來歲,個子不高,戴副眼鏡,文質彬彬,一進門顯的很局促。劉剛見他進來立刻起身,給他倒了杯水,緩緩的問道:“高老師,你別緊張,我們是汶山市審計局金融審計科的,這次來是想調查一下您公積金貸款的事,希望您配合我們。高建倒著退到了椅子邊上,訕訕的邊坐下邊說:“好的,好的,我一定知無不談。”

“您在舊關公積金中心貸過款么?

“貸過,20萬元。”

“20157月您買過房子么?”

  “買過啊。”

“在哪買的?具體位置?”

“在舊關縣月湖小區買的小產權房。

“您公積金貸款時用的月湖小區的房子么?

“沒有,月湖小區的房子是小產權房,貸不出款來的。

“那你怎么貸出來的?”

 高建沉默了,額頭上明顯滲出了汗珠。

“高老師,您是我們第一個約談的對象,您可能知道,我們還要約談其他人,即使你不說,別人能像你一樣也不說么?為人師表,應當以誠為先!否則您以后怎么面對您的學生呢!”劉剛不再跟高建客氣,直接指出利害。

“哎。”高建嘆了口氣,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不再出聲。

“您買過水岸新居的房子么?劉剛繼續問道。

水岸新居高建一驚,“那是高檔小區,我可買不起。”

那你看看這購房合同上是你的簽名么?劉剛將貸款檔案中的購買合同拿了出來。

 高建起身來到跟前,仔細看了起來。

 “是我的簽字,您說的對,我是教師,應該誠信,不該弄虛作假,可是我也是有苦衷啊。”

“什么苦衷?”

“教師就是一個死工資,我參加工作晚,沒趕上福利分房,我們家沒自己的房子,還在租房,現在的房價這么高,產權房買不起,只能買便宜的小產權房,而且還要貸款,小產權房又不能貸款,怎么辦?”

“是啊,這些都是當前社會的現實情況,那你是怎么辦的呢?”

高建定了定神,倒出滿肚子的苦衷后,終于不再沉默:“我是請我們學校劉老師幫忙辦的貸款,他朋友多,門路多,貸款資料也是他幫我弄得,我只是簽個名而已。”

“劉老師?叫什么名?”

“教體育的劉大光老師。

那劉老師也不是辦公積金的,怎么能貸出來呢?

“他說他的一個同學和公積金里面的人很熟。”

“誰?你知道么?”

“這我就不知道了。”

“劉老師幫你這么大的忙,是白幫得么?”

高建沉默了。

劉剛知道高建還有話沒有說透,直覺告訴他劉老師沒有白幫忙。

“高老師,你先到隔壁房間等一下,好好想想到底還有什么話沒和我們說,我們先約談下一位了。”劉剛知道繼續緊逼可能會出現反作用,用緩兵之計先穩住高建

第二個進來的是張平20來歲,語文老師,和他的談話也很順利,情況與高建類似,他也沒有在水岸新居買過房,買的是南溝一村的小產權房,同樣也是劉大光幫忙辦理的貸款手續。

既然兩個人都是找劉大光幫忙,那問題焦點就轉移了。審計組立刻決定打破順序,不再一一約談,直接找劉大光談話。

不一會,體育老師劉大光從操場上趕了過來,脖子上還掛著哨子,看來是在給運動會當裁判。他個子高高的,但人黑瘦黑瘦的,重重的黑眼圈一看就是休息睡眠不足,與劉剛印象中健碩的體育老師形象相差不少。

“劉老師你好,我們是市審計局的,來找你了解一些公積金貸款的情況。”劉剛沒有寒暄,開門見山地說道。

 “知道知道,沒想到這么快就來了。”劉大光似乎沒感到意外。

  “知道?你知道我們要來?”劉剛沒有略過這個細節,而是抓住話柄追問。

  “這個,這個啊……劉大光一時語塞,“對,是剛才通知叫我過來的時候才知道的。”

 劉樹村反應很快,讓劉剛覺得這不是個簡單的對手,不過足夠的證據在手,劉剛還是很有底氣的,畢竟對手不知道審計組到底掌握了多少資料。

“劉老師,我們也不再繞圈子了,打開天窗說亮話,近期咱學校這十幾個老師的公積金貸款,是不是都是你幫忙辦理的?”劉剛根據與兩個老師的談話,將自己的推測直接說了出來。

“是的,都是我幫忙辦的,你們不用再一個一個地問了。”沒想到劉樹村倒是很痛快的承認了。

“那你當然知道這些貸款資料都是偽造的了?”

“偽造的,我不知道啊,他們把貸款購房合同和資料給我,我只是幫他們規整規整,交上去而已啊。”

 “我們已經都調查過了,房管局根本沒有這些合同的備案,而且高建張平都能證明是你給幫忙弄的合同,要不咱對質對質?劉剛不再和他客氣,拋出審計核查過的事實證據。

 事實令劉大光無法狡辯,稍作抵抗后,還是敗下陣來。

 “是的,為了貸款啊,都是同事,沒弄過貸款,我幫他們一下。”

“你怎么這么熟悉貸款流程啊,我看了一下,你并沒有過公積金貸款啊。”李睿利用計算機已經從貸款數據中搜索了劉大光的信息,這時候剛好緊跟著問道。

劉大光想了一下“是這樣,我有個同學叫高兵,與公積金中心的人熟悉,我咨詢的他們。

“那這些購房合同是怎么偽造的?模板哪來的?”劉剛堅毅的眼神望向劉大光

審計組對細節的追問令劉大光始料不及,顯然沒有做好準備,慌張的說道:“從網上,QQ上找的人。

QQ號說一下。

“做完就不聯系了,刪除了。”劉大光顯然又開始了狡辯的。

“那這些富豪公司的數據上蓋的紅色公章從QQ上弄不來的啊?劉剛拿出了蓋有富豪置業公司紅色印章的收據。

“這個……劉剛的問題又超出了劉大光的準備,他沉默著,說不出話來。

“你知道私刻印章就已經違法了么?作為人民的教師,如此師德怎么為人師表啊!”

劉大光癱坐在椅子里,一句話不說。

“劉老師家屬是做什么的啊?”劉剛轉移了一下話題。

“哎,我對象沒有工作,兒子沒考上大學,交錢上的職業學校。全家就靠我一個人養活。”劉大光緩緩的說著,眼角微微滲出了淚水。

“是不容易啊,因為這個犯得錯誤么?家屬知道么?”劉剛把話題轉了回來。

“之前不知道,后來知道了快把我鬧死了,唉,錯了就是錯了。”劉大光的心理波動開始大了起來。

“錯了改過來不就行了,人誰無過啊,重要的是要面對錯誤和改正錯誤的勇氣。”劉剛不斷的開導劉大光

“是的,你說的對,這些天我都睡不好覺,就從你們開始調舊關公積金貸款檔案開始。

 “誰和你說的我們調你辦的公積金貸款檔案了?”

“哎,都和你們說了吧,遲早你們也能查清楚。”劉大光終于不再隱藏。

“我幫同事們貸款找的我同學發改局的高兵高兵舊關公積金管貸款審批的梁淼很熟,通過他們辦的貸款,前幾天他和我說汶山審計局的調了很多幫我辦的貸款,讓我趕緊處理處理。

“怎么處理?”

“就是,就是……劉大光望向劉剛,欲言又止。

“你能擋的住一個人的嘴、二個人的嘴,你不說,難道你能擋的住二十多個貸款人的嘴么?即使他們今天不說,你能保證他們永遠不說么?”劉剛決定打消劉大光僅存的幻想讓他實話實說。

正在這時,高建老師來敲門:“劉科,我有些話要說。”

劉大光有點著急了:“劉科,我和你說了吧,其實都不關這些同事的事,所有的事我最清楚。”

劉剛明白,劉大光知道自己無法決定二十張嘴會怎么說,想明白了這點,他無法隱藏也只能如實交代了。

“高老師,你稍等一下,我們和劉老師還沒有談完。”李睿看了一下劉剛,果斷的說道。

高建關上門,回到了另一個房間。

劉大光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濃茶:“處理處理,就是退錢。”

“辦公積金貸款的錢?好處費吧。”

“哎,是的,從你們一開始調第一批我辦的貸款開始,就開始退,后來你們又調了一批,他們害怕了,讓我把所有辦貸款收的錢都退回去。”

“每筆收多少?都打點誰了?錢是怎么退的?”

“都是朋友同事辦不出貸款的來找我,不好意思多收啊,每人9000元至10000元,你知道的,我家庭條件不好,兒子上學我還借了外債,所以我一般留個三千兩千的,剩余的交給我同學高去打點了。高兵要打點公積金中心管審批的梁淼,還有建設銀行管貸款審批的楊士武,他們怎么分這個錢我就不清楚了。退錢的事是高兵提出錢來,我們倆去辦的,一個一個挨個退的現金,還都讓他們打了收條的,您可以核實。就這些,都向審計組交代了,請審計組照顧吧。劉大光長出了一口氣,悔恨的淚水已經爬滿了面額。

劉剛聽到這些,心里的疑慮消去了大半,沒想到最擔心的第三種可能性竟然成真,不禁噓噓不已:“事情的來龍去脈已經比較清楚了,貸款的購房合同模板是誰給的,套用的發票哪來的。”

“購房合同模板是梁淼給的,他給了我一套水岸新居”貸款的電子資料,發票、富豪公司的公章也是梁淼弄好了的。其他人貸款時,我就改改樓號、姓名,改改日期,然后再打印出來。

“消失的6號樓原來出自你這里啊!”劉剛如釋重負。

審計組迅速將調查結果向局領導進行了匯報,經局長辦公會審議后,鑒于審計方式和審計時間的限制,依照審計移送相關規定,審計組迅速將劉大光高兵梁淼楊士武的違法問題線索移送舊關縣檢察院,4人分別以行賄罪、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得到了法律的嚴懲。(劉富強  陳軍)


當前頁面地址:


分享: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国产日产欧美最新